觀點【歐洲之聲】點起一根蠟燭(二)
spot_img

相關文章

【歐洲之聲】點起一根蠟燭(二)

作者按:本次網絡紀念六四會議的特色是,有許多六四親歷者作為歷史見證人參加。前香港和日本的政界及媒體人士、歐美學者、紐澳民運和知識界都有代表發言。感謝吾爾開希先生的協助,我們邀請到7位台灣民進黨和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和政界人士作為嘉賓發言。感謝紐約明鏡電視台做了現場直播,長達3小時的節目,由於現場人數太多,時有進出,節目略受小小干擾,有所間斷,敬請觀眾原諒。

黎安友:習近平集權是六四鎮壓案繼續發酵

美國著名漢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東亞研究所主任黎安友(Andrew Nathan)說:我們的朋友鮑樸在前年出版了一本書——《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六四」結論文檔,這本書是談六四之後6月19到20日,中共政治局開了擴大會議,參會的元老們個個要表態,他們是否完全支持擁護鄧小平6月9號接見戒嚴部隊時作的講話,以及李鵬關於趙紫陽同志犯錯誤所作的報告。開這次會的目的是讓有影響力的元老如陳雲、李先念、彭真、喬石、薄一波等站出來說,完全支持李鵬和鄧小平對學生的鎮壓。從中共高層的角度來看,他們支持鄧小平的論點,也說明六四的意義何在。他們說,第一個教訓是:有國內和境外的敵人,要聯手推翻共產黨。 第二個教訓是:國內外敵人既然想推翻共產黨,那麼我們就要抓意識形態,這在以前做得不夠。第三個教訓是:共產黨不可分裂,因為在4、5月份,黨內有不同意見,黨一定要保持一致,黨需要一個核心,凝聚意見和力量。我今天提出這些內容的原因是,32年過去,中共的這種想法沒變,還跟從前一樣:黨要統一,聽第一把手的決定。黨面臨很多國內外的敵人,要採取一個你死我活的態度,這是一種paranoia(偏執,妄想狂)的態度,覺得周圍都是敵人。現在習近平的態度就如當年鎮壓六四時一樣的心態。因此六四的歷史後果和影響非常深遠,直接影響到習近平如今集中權力的作法。中國現在面臨十分黑暗的時代,可說是鎮壓六四的後果。

美國著名漢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東亞研究所主任黎安友(Andrew Nathan)。

吾爾開希:綏靖政策是錯誤的,我們不放棄希望

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執行副秘書長,六四親歷者吾爾開希說:在網上見到老朋友很開心。這次有一些台灣的政治家與會,但台灣政府規定,公務人員不可使用Zoom,這涉及到安全問題。所以有四位發言人:總統府發言人Kolas Yotaka,立法院人權促進會會長王定宇、副會長王婉諭、秘書長也是1990年野百合學運領袖範雲都傳來了錄像視頻,可以穿插播出。另外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也在現場。學運三十多年,1989 到現在32年了,但許多當年參與的人像王丹等,回想起來我們都依然有歷歷在目的感覺。年年紀念六四,有人也覺得時光飛逝,對於死難者家屬來說,卻並非如此,他們苦苦等待自由民主能有到來的一天。2021年維園的燭火不能點燃,然而以往的年歲香港人年年紀念,這兩年情況有變,許多以前組織晚會的朋友現在身陷囹圄,但你們不要灰心。你們所做的努力都被世界看到了,共產黨對人民和對我家鄉維吾爾族倒行逆施的作為,世界都看到並警醒了。世界思考以往對中國的綏靖政策是錯誤的,他姑息養奸、養虎貽患。我們看到美國正在調整對華政策,當世界勇敢地站起來對中國說「不」的時候,就讓我們看到一定的希望。
我還想介紹今天參會的林為洲是國民黨的立法委員,還有也是國民黨文傳會的鄭照新,我想表達特別的歡迎,他們的參與這讓人感到份外鼓舞,我們看到中共的本質,與之合作是不可能的。共產黨只懂得一種關係,就是屈服於他的關係,這是世界的共識,越來越明確了。32年過去,六四英靈還未得安息,我們還有未竟的責任,在最黑暗的時刻,我們也要抱持某種希望。當年學生們就抱持著希望,零八憲章、公民運動都抱持著希望,維吾爾人、依力哈木抱持著希望,同樣地,圖博人、香港人也抱持著希望,共產黨就想破除我們的希望,但我們給他們明確的信息是:我們不放棄希望。

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執行副秘書長,六四親歷者吾爾開希。 

林培瑞:劉霞的詩說那些幽靈今夜會回來

美國著名漢學家、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校長特聘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 Jr.)說:很榮幸跟大家一起紀念六四。我最近編完了一本劉曉波傳記,曉波生前每到六四就寫一首詩悼念死難者,他的妻子劉霞也寫,今天我想讀一首劉霞寫的短詩,主題是,在劉曉波、劉霞的頭上,半空中飄著的所謂的幽靈或者亡靈,他每到六四,就始終有這種感覺,這些靈魂在觀察他,從上往下看著他。劉霞關於六四的詩叫〈暗夜〉(1997/6/4/)(全詩較長,林教授選讀了兩段,記錄於下):
那些眼睛今夜會回來
那些幽靈今夜會回來
以墓碑的姿態
….
所有的幽靈所有的眼睛
聚集在這點燭火旁
(用沈默與我對話
白色的百合花
難以覺察地開始雕落)
……

美國著名漢學家、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校長特聘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 Jr.)。

瑪麗-侯芷明:懷念張健、李卓人,中國違反人權令西方生厭

瑪麗-侯芷明(Marie Holzman)是法國著名漢學家,多年來始終支持中國海外民運,她說:很高興聆聽大家的感受,特別是王丹的建議,在美國建立實體的六四紀念館,我很願意合作。今年六四我有自己的痛苦,以前每年在巴黎舉辦六四紀念,都有張健(1970/11/11-2019/4/18)參加,或是他組織了,邀請我們及年輕人參加,我們知道中共說,廣場上沒有殺人,但若張健在場,此說法就不成立,因為他親自見到死人,而且他自己也受傷了。他死後,我們辦六四活動的早晨會去他的墓前跟他說,我們沒有忘記他和他的巨大貢獻。可憐張健死時才41歲,沒有家庭和後人,令人難過,我們不要忘記他。我這些天也忙於參加一些集會,其中有國際大赦在法國南部Nice市舉辦的活動。在法國我過去常常外出演講,法國人聽我說中國的情況,有律師被抓,被打壓,他們有點不相信,我必須緩慢並重複闡述,他們才聽得進。現在的氣氛完全改變了,在法國他們不但相信,也開始害怕。他們說是否不要買華為,拒絕中國的產品等等。現在給人們介紹中國的情況,氣氛跟以前完全不同。如今全世界感覺到中共政府太不像話,最重要是折磨維族人的做法,和繼續折磨西藏人,但是在一個月之內,中共消滅了香港。所以,對我來說,第二個大的痛苦就是李卓人又被判刑,增加了坐牢的時間。李卓人一直幫助我們跟國內的一些人聯繫,讓我們保持對中國工人的關注,把他們的困難告訴我們。他以前在香港組織六四活動,現在也不能夠了。所以我們六四晚上要到王克平為劉曉波設計建成的一把空椅子,我們要去那裏點上蠟燭,向港人表示我們不會忘記他們。

法國著名漢學家瑪麗-侯芷明(Marie Holzman)。

牧野聖修:揭秘當年日本政府助紂為孽

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聯合總會會長牧野聖修說道:時間過得真快,六四天安門事件過去32年了。
最近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局勢有了很大的變化。特別是中國國內,人權問題仍然很嚴峻,維吾爾、西藏、南蒙古、香港和台灣的許多人都在遭受著來自中國共產黨的人權壓迫。與之相反的另一面,中國的經濟、軍事、科學技術正在全面發展。常有人質疑中國對世界是否負起相應的大國責任,我覺得中國仍然對世界和平充滿敵意。作為一名日本的政治家,我認為應開拓新的理念及新的運作方法,並願投入該運動做出最大的努力。
去年日本外務省解密了30多年前的外交檔案。根據日本外務省公布的解密文件,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日本政府和中國共產黨聯手,為了日中經濟發展和日中友好關係,放棄了支持中國民主化。而且在同年法國舉行七大工業國首腦峰會(G7)時,各國聯合制裁中國共產黨的行動欲行又止(胎死腹中),實際上是因為日本暗中幫助了中國共產黨。我看完解密文件之後,現在回顧歷史,感到非常羞愧。
因此,今後日本必須更加認真地負起責任致力於中國的民主化。我們想對大家說的是:無論發生什麽事情,無論有任何所謂偉大的理由,人都不能殺人。地球上不存在任何可以殺人的理由、可以殺人的聖人。如果不徹底貫徹這個理念,人類就不會和平。然後中國共產黨在中國,抹殺西藏的佛教和文化。抹殺維吾爾、伊斯蘭教的信仰和文化。
全世界有信仰的各位,團結一致,為信仰自由而奮鬥,與這個否定信仰自由的中國共產黨作鬥爭。
各位朋友,不要僅僅糾結於經濟發展問題,更應該重視人權、世界和平等關係人類幸福的問題。今後讓我們為面向一個和平幸福的未來時代而一起努力吧。

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聯合總會會長牧野聖修。

長平:燭光不滅,真相不死;跨越時空,抗爭到底

香港「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德國之聲專欄記者長平的發言道:感謝主辦方,我很榮幸有機會在這裏介紹香港支聯會一場新的抗爭——建立「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
首先,請讓我再次重複劉慧卿女士提到的今天剛剛在香港發生的新聞:食環署稱六四紀念館沒有領取娛樂場所的牌照,派員到紀念館執法。
讓我們對香港當局如此荒唐的行徑表達譴責和抗議!
32年前,人類歷史上一場輝煌壯麗的民主運動遭到中共血腥鎮壓。在中國,「六四」記憶不斷被官方篡改、抹除。此後30年,身為歷史見證者的香港人,用點燃30年的燭光,持續支援中國民主運動,實踐守護記憶的承諾、捍衞人權的意志。這是人類抗爭史上的壯舉。
2020年,隨著港版《國安法》倉卒通過,悼念「六四」的燭光集會首次被定性為非法集結。然而,香港支聯會決心燭光不滅,真相不死;跨越時空,抗爭到底。
當晚,香港支聯會啟動眾籌,呼籲在法律危機下,尋求永久空間保存歷史記憶:在網絡建立「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保存在香港傳承了30年的文物、檔案、影像、口述歷史等等,並連結世界各地學術機構建立「六四」研究檔案庫。既要搶救記憶,延續承諾,更要重建論述,將1989年中國民運的歷史與香港、世界的抗爭歷史相連。
我很榮幸接受邀請,臨危受命,作為總策劃人,和一群優秀的同道,共同籌劃和建立這間博物館。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在全球建立策展、檔案及技術團隊。
我們即將首先上線四個展館,分別為時間館、空間館、人物館與香港館。之後將定期更新,接下來會新增藝術館,媒體館,學術館,中共館,兒童館,公眾館等多個展館,並不定期開設主題特展。
這裏我僅以時間館為例,來介紹六四記憶 人權博物館的架構和特色。時間館的主題詞是抗爭之史,未盡之路。
這是一座流動的紀念碑,碑身交錯刻下四條時間線:一、主線詳細講述1989年4月至6月發生在中國的一場波瀾壯闊民主抗爭運動;二、副線清晰呈現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對社會一系列的鎮壓與控制,以及這種模式在八九之後如何向全球蔓延;三、八九民運推進了重塑國際政治格局的蘇東劇變,此背景線是當代全球民主自由抗爭史;四、被大歷史裏挾的個體命運的掙扎,從未隨時光而散盡,姑且稱之為生命線。
四線並行,構成我們博物館的大歷史、抗爭史、活歷史和個人史特色。
請讓我借用這個會場宣布:今年6月4日淩晨零時,「六四記憶 ‧人權博物館」將如約開幕。屆時,請各位到博物館,點亮燭光,以燭光照亮同路,以記憶守護真相。
燭光不滅,真相不死;跨越時空,抗爭到底。

香港「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德國之聲專欄記者長平。

王婉諭:敦促席政權,杜絕打壓催眠洗腦民主的聲音

時代力量的立法委員,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副會長王婉諭說:很高興參加這個全球網絡紀念大會,疫情的關係大家只能在網上見面,但是通過實況轉播,反而能有更多人看見。32年前的今天,期待改革開放的人們,會聚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希望能看見改革,但是等待的卻是機關槍、履帶,碾碎了民主化的夢。1989年6月10日,坦克血腥鎮壓的畫面透過各國媒體的放送,讓世界看到中國政權殘暴獨斷的本質,遺憾的是,32年來中共不曾反思,檢討當年泯滅人性的大屠殺。近年來為了維穩,更加大了境內的壓迫行為。從港版的國安法到新疆的血棉花事件,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專制的席政權。罔顧民主法治,甚至不顧國際譴責的恣意妄為。變本加厲的中共對全國人民和全球的自由法治都造成了嚴重的威脅,更為後疫情時代,添加了一個不穩定的炸彈。面對這樣的情況,基於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時代力量和我,嚴正譴責中共打壓民主的行為,除了在此呼籲當局公佈六四之真相,早日平反六四之外,我們再度對中共喊話,尊重香港、西藏、新疆和中國境內人們對民主的渴望,不要企圖以打壓催眠洗腦的方式,剷除民主的聲音。很多人問,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為什麼要紀念六四,我想對大家說,我們在國際上極力掙脫中共的束縛,卻始終無法掙脫。正因為如此,住在這個極權帝國邊緣的我們,必須繼續談論六四,譴責中國,直到世界能有一天看清這個霸權的真面貌。勿忘六四,因為紀念本身就是一種反抗。希望我們能一起繼續努力。

時代力量的立法委員,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副會長王婉諭。

范雲:點燃台灣的蠟燭,捍衛人權,與世界同步!

立法院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野百合學運領袖范雲演講道:天安門事件至今已經32年,中共不曾承認過錯誤,也未曾道歉,也不允許公開祭祀。原本可以遊行,可以每年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紀念六四的香港,如今已經失去了紀念的自由,周日有一位在修頓球場的一人遊行也被禁止。曾經在1989年同樣參與學運的台灣大學生的我,也見證了這個過程。我們也同時見證了台灣人從被迫不能祭祀到慢慢走向民主。今天在台灣的我們,還在追求歷史的轉型正義。也因為這樣的見證,當各國陸續譴責中共在新疆、在西藏、在香港的人權擴大迫害的時候,台灣不會也不應該置身事外。作為立法委員,我會在台灣立法院中繼續推動能夠保護兩岸人權的兩岸關係政策。在紀念六四、追求六四平反的這條路上,台灣會點燃自己手上的這跟蠟燭,持續捍衛人權,與世界同步。

立法院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野百合學運領袖范雲。

林為洲:抗共保台,永不忘記,永不放棄!

國民黨籍台灣立法委員林為洲說道:六四89民運到現在已經32年,我記得當時我還只有二十幾歲,感到非常的震撼,我們在台灣都能看到所有的報道。當時的台灣也剛解嚴,還沒有完全民主化,正在爭取所謂的全面普選,還有總統民選等等民主運動。六四事件對台灣產生了重大的影響,鼓舞了台灣追求民主的決心,當時尤其是學生,受到六四的鼓舞,也造就了台灣民主化進程的加速前進。最近台灣有一句話很流行,叫做抗中保台,其實我們應該要修正一下,應該是抗共保台。台灣跟中國距離這麽近,隔著海峽,中國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權、普世價值,如果沒有辦法跟世界接軌,台灣是不會有和平的,我們希望六四精神繼續在中國可以發展、可以確保。只有兩岸追求共同的價值,有共同的價值,才能維護兩岸的和平。再一次向各位表達敬意,我們支持六四精神,永不忘記,永不放棄,一起努力,祝福大家!

國民黨籍台灣立法委員林為洲。

紀惠容:與中共抗爭,為下一代,我們選擇勇敢!

台灣人權委員會委員紀惠容的發言:很高興能夠跟全球各地的民主和人權鬥士一起,參加六四32周年全球網絡視頻紀念會。面對中國政權從未承認六四屠殺的責任,也沒有將任何涉及殺人的官員移送法辦,政府既不願意面對這個事件進行調查,也未曾公布被打死打傷、甚至強迫失蹤判刑監禁人員的數據,卻持續加強社會的控制,鎮壓異己,但是在這當中,中國人有不少人權的行動者,冒著生命的危險,繼續在中國跟海外推動中國的民主自由,我們應該向他們致敬!一起挺身抵制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身為台灣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委員,我非常清楚,全球仍然有九十幾個暴力政權,53%的人民相當於41億的人口,仍然活在獨裁的國家,國和國之間,種族和種族之間,階級跟階級之間,還有北半球跟南半球之間,都有數不清的沖突,人權被踐踏。讓我們擔心的是,我們看到集權暴力的政權不曾停歇,也不斷地企圖擴張它的版圖,如緬甸軍政權踐踏不易得來的民主,香港也因為中國政權的強力壓制,曾經是經濟自由民主的東方之珠,已經赤化成為噤聲的島嶼。我在香港的非政府組織朋友,面對中國政權的壓迫和制裁,我問他們:怎麽辦?
他們說:香港所經歷的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的環境,我們在政治的返送中、武漢肺炎的世紀打擊下都存活下來,今天我們不會放棄所愛的土地,我們會堅守崗位,繼續打那美好的仗,還有說除了堅強沒有其他選擇,不能放棄,為了下一代,我會勇敢。這樣的回答,讓我肅然起敬。我相信大家因為自由平等、民主人權、和平等普世的價值觀跟訓練,串起了今晚的行動,它也是全球化概念的構成元素,人權民主是超越國家的一體,是全球所應該共同關切的,台灣不能置身事外,尤其面對人權的議題,台灣跟惡鄰的距離有多遠呢?其實就在咫尺之間,我們哪可以輕忽?現在台灣的我們如何聲援人權民主?除了更努力邁向人權民主的國家,協助接濟難民之外,我想還需要更積極的部署、串聯全球民主的力量一起抗暴力政權。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共政權下一個目標就是台灣,我們在這充滿不確定挑戰和機會的世界當中,暴力政權絕對不應被容許,所以我們要呼籲世界公民社會,國際社會應該更團結,不斷地抵制、譴責暴力政權,不讓暴力政權有擴權的機會,讓我們共同維護民主,行使我們安全與尊嚴的人權心願!

台灣人權委員會委員紀惠容。

林飛帆:中國香港台灣團結起來與中共獨裁抗爭

民進黨副秘書長、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的發言:在六四這個全球聯線的晚會上來作發言,我想很有必要。一方面是因為過去幾年來,每逢六四,台灣很多學生團體甚至公民團體,都會在自由廣場舉辦紀念、悼念六四的晚會, 這樣的活動我們已經舉辦了多年。每一年參加的人數都相當多,有來台灣本地的同學,有中國在台灣念書的一些學生,也有一些香港的朋友。特別是這幾年,我有非常多的香港朋友參與在台灣的六四紀念晚會。這兩年因為疫情的關係,沒有辦法在自由廣場集會,不能實體碰面,向六四死難者表達敬意。這次能透過這樣的線上紀念會,來跟當年六四的參與者,甚至六四的死難者家屬表達最高的敬意,感到安慰。中國的人權民主狀況30多年來,從89年的六四到現在,並沒有任何改善。相反的,是更多的打壓,更多的脅迫,不只是對本國,還是西藏、新疆、南蒙古,直到最近的香港,打壓一直不斷地在擴大範圍。這確實是一個令全球擔憂的情況。近期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人權狀況以及中國的整個政治發展,有更高度的關注及擔憂。美國、日本、澳洲以及更多的國家,甚至在歐洲,許多國家都開始警覺到,中國對區域跟世界的民主是個隱憂,十分危險。許多民主國家開始積極地整合彼此的力量,團結在一起。願台灣多年以來彰顯出的民主價值觀, 能夠跟國際結盟合作,共同來面對集權的中國,希望透過我們的行動和力量,讓在中國政權下受壓迫的族裔能夠逐漸獲得自由。 我再次強調,中國不民主,不只是中國國內的人受壓迫,地緣政治上,也是造成整個區域不穩定的重要因子,所以中國的民主化是大家必須關注的事情。我們期待更多朋友跟我們站在一起,不單是聲援中國的人權、香港的民主,同時也協助台灣在未來國際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民進黨副秘書長、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

鄭照新:一個自由民主的大陸,是香港台灣的期盼!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的發言:我首先對所有參與過六四的前輩表示無上的敬意,也對六四中遇難的朋友、他們的家屬,表達無比的哀悼。32年過去了,歷史的傷口到現在都還沒有撫平。前面林為洲委員提到,32年前他20幾歲,而我才8歲,上小學二年級。就在這樣小小的年紀,我心中第一次受到人類民主運動的強烈震撼。那時候台灣的電視台還沒有像現在這樣開放,我記得6月3號晚上在看綜藝節目的時候,節目突然切換到天安門廣場坦克開過的種種景象,這讓我終身難忘。我覺得這場運動的意義在於:32年前我們就看到覺醒的中國大陸人民追求民主運動的強烈意願 。這個運動我們不能說它沒有成功,因為六四仲夏的這個全球追求民主自由的種子已經播下,天安門運動一直到今天都還在持續著。當年隨後柏林牆倒塌了,也催生了台北的學運氛圍,這是自由精神產生的一種連環效應。六四天安門是一種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形成了世界潮流,觸發了全球民眾的覺醒。每年的紀念活動,各地都有所共鳴,只要中國大陸沒有蛻變成一個民主共和國,這種潛移默化的效應就還在發酵。 現在中國總是向世界炫耀他們在經濟上的成果,但一個國家是否先進文明,不單看它的經濟數據,而是看人民能否享受完整的公民權利,擁有個人的自由意志和維護自己的價值觀。中國人民絕對有權利享受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必須從專制和奴役中解脫出來。六四發生的時候,香港人史無前例萬人空巷地響應支援內地,台灣當年雖比不上香港,卻也有很多學生出來響應!這幾年香港人走上街頭維護法治和公民權利,我們台灣也應該表示支持。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有助於跟香港、台灣建立更多共識,建立互信和維持和平。 六四薪火代代相傳,永不放棄 。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

完整影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