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的Kyiv Calling:烏克蘭「神曲改編」的龐克抗俄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spot_img

相關文章

Kyiv Calling:烏克蘭「神曲改編」的龐克抗俄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22/03/25 轉角24小時

圖為基輔一家遭俄軍攻擊的購物中心。 圖/法新社

▌Kyiv Calling:烏克蘭「神曲改編」的龐克抗俄

「基輔在呼救,呼喚所有遠方的城鎮,戰爭爆發了,戰鬥早已開始…」烏克蘭龐克樂團貝頓(Бетон)近期致敬了英國樂團The Clash於1979年發表的龐克名曲《倫敦呼叫》,將之改為《基輔呼叫》。並把原始歌詞中對英國政府、資本主義的種種批判控訴,修改為對俄國入侵的憤怒,呼籲人們起身協助烏克蘭對抗俄軍。該曲發表後,立刻吸引了媒體與搖滾樂圈的關注,The Clash成員也同意讓Beton將該曲營利捐給自由烏克蘭抵抗運動(FURM)。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寫出戰火下烏克蘭人民的奮勇作戰,《基輔呼叫》也意外地和當年《倫敦呼叫》的歌詞反映出的戰亂憤怒不謀而合…

《路透社》報導,該樂隊成員目前正處於西部大城利沃夫,並在當地的工作室錄製了《基輔呼叫》。在歌曲開頭,他們加入了令人不安的空襲警報,至於音樂錄影帶中,他們亦大量穿插使用親朋好友、同事和志願者提供的影片,記錄下了從哈爾科夫到基輔發生的一連串的戰爭影像:冒黑煙的基輔電視塔、士兵上戰場前在庇護所用餐、被砲彈空襲的札波羅結核電廠、於巷弄間修築防禦工事的市民們、一箱箱的莫洛托夫雞尾酒——

「基輔向全世界呼喚……我們必須走出中立,所有的男孩和女孩們,」「基輔向北約區呼喚……算了吧兄弟,我們不可能孤軍奮鬥」,《基輔呼叫》的歌詞伴隨著烏克蘭處處戰損的影像片段,專輯封面則是被轟炸的基輔電視塔,配上鮮明的「Kyiv Calling」字體,除了寫出戰火下烏克蘭人民的奮勇作戰,也巧妙地和當年《倫敦呼叫》歌詞反映出的強烈影射,對於國家與暴政的憤怒十分相似。

圖左為貝頓的專輯封面,圖右為遭到轟炸的基輔購物商場。 圖/專輯封面、法新社

The iron age is coming, the curtain is coming down

Engines stop running, the wheat is growing thin

A nuclear error, but I have no fear

Cause Kyiv is rising -We live for resistance

鐵器時代就要回歸,鐵幕正在重新落下

引擎停止轉動,小麥難以成長

核電危機在即,但我毫不害怕

因為基輔正在奮鬥,我們靠著抵抗活著

據《衛報》報導,身處利沃夫的貝頓樂團成員,除了錄製音樂外,同樣也親身參與戰事。主唱兼吉他手佐洛布(Andriy Zholob)是名骨科醫生,正在為受傷士兵與市民治療;鼓手赫林科(Bohdan Hrynko)原是建築師,他與平日經營音響器材公司的貝斯手胡拉(Oleg Hula)則同為烏克蘭國土防衛部隊成員。

「許多烏克蘭音樂家現在人也都在戰場上,」佐洛布說。「他們只是把吉他改成了槍。我們希望這首歌能展示烏克蘭人的精神、以及我們對俄羅斯侵略的蔑視。我們很高興這首歌有機會作為團結和希望的象徵,在世界各地被傳唱。」

遭到空襲的札波羅結核電廠。 圖/取自影片

烏克蘭民眾修築防禦工事與製造燃燒瓶。 圖/取自影片

一位烏克蘭民眾正在徒手阻止進行的俄羅斯坦克。 圖/取自影片

事實上,這次被改編的《倫敦呼叫》是英國龐克搖滾樂團 The Clash 於1979年發表的第三張專輯,也是搖滾樂史上重要的反叛、抗爭歌曲。1979年,世界正在經歷另一個國際局勢動盪不安的時期,同年發生的三哩島核災、伊朗人質危機、墨西哥灣漏油事件、再加上英國民眾對於柴契爾政府的不滿日漸高漲,The Clash當時的主唱喬·史楚默(Joe Strummer)便將這些意象匯聚寫成了副歌。

至於歌名之所以叫做《倫敦呼叫》,原意取自英國BBC廣播公司在二戰時期向遭軸心國入侵的國家所進行的廣播開頭「This Is London Calling」,在歌詞中被用於發洩對於社會的不滿,呼籲人們彼此串聯反抗。

封面照則是當時的貝斯手保羅賽門(Paul Simonon)在1979年一場紐約的現場表演中得知保全不讓觀眾從座位上站起身,因此暴怒砸貝斯的真實表演,粉紅色與綠色字體則是向貓王同名專輯致敬。而意外的是,《倫敦呼叫》專輯封面儘管出於致敬,但卻也因為它的豪放不羈、充滿創造力的叛逆而成為了龐克搖滾中的經典圖騰。

隨後這張龐克專輯在發表後便聲名大噪,並成為搖滾史上最著名的反叛符號之一,後也被《滾石雜誌》列為500張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專輯列表中的第8名,影響後世無數龐克樂手。

London calling to the faraway towns

Now war is declared – and battle come down

London calling to the underworld

Come out of the cupboard,you boys and girls

London calling, now don’t LECTURE us

Phoney Beatlemania has bitten the dust

London calling, see we ain’t got no swing

‘Cept for the reign of that truncheon thing

倫敦在呼叫,呼喚所有遠方城鎮

如今戰爭已爆發,戰鬥已降臨

倫敦呼喚地下社會

所有的男孩和女孩從躲藏的櫥櫃裡出來吧

倫敦正在呼喚,現在別教訓我們

所有那些裝模作樣的披頭四歌迷們已經灰頭土臉

倫敦正在呼喚,看我們永遠不改變立場

即便我們即將面對警棍的統治

1981年在紐約甘迺迪機場的The Clash,左起Mick Jones、Joe Strummer、Topper Headon 和 Paul Simonon。 圖/美聯社

左為三哩島核電廠,右為事件發生後,工作人員清理放射性污染。 圖/維基共享

1979年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結束親美的巴列維政權,何梅尼成為國家領袖。11月4日,美國駐伊朗大使館遭到佔領,共有52名美國外交官和美國公民被困在大使館內,作為人質被關押了444天,於1981年1月20日獲釋。 圖/維基共享

《衛報》指出,龐克音樂向來是烏克蘭流行文化的重要部分,並也在戰爭期間,為俄羅斯的侵略提供了表達憤怒的渠道。貝頓樂團在採訪中自稱從小就是「龐克鐵粉」,雖然過去十多年來,他們一直在各種烏克蘭的音樂節上演奏,不過起初並不夠有名,甚至曾承認他們「比起樂團,更像是個笑話」。但從2019年至今,他們逐漸出名,並在專輯中回顧了烏俄關係、警察暴力、失業困境等烏克蘭的政治與經濟問題。

儘管The Clash已於1986年宣告解散,主唱史楚默也於2002年因為心臟病過世。然而持續營運的官方粉絲專頁,也在3月21日分享了貝頓樂團的翻唱版本。

「The Clash就是當年我們愛上龐克搖滾的起點之一。在龐克音樂裡,沒有太多的勢利眼或自命不凡的時刻,人們常常就只是有話要說,並表達了他們對於憤怒事物的觀點。」佐洛布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而《倫敦呼叫》就是這一切的縮影,我們很高興能把這首龐克經典變成我們的新國歌,並賦予他們新的意義和生命。」

基輔正在呼叫,沒錯,我人正在那裏

而你知道莫斯科怎麼說嗎?是的,其中大都是錯誤的

基輔正在最高分貝地呼救

在這一切結束之前 你會願意給我們協助嗎

(我從來不曾感覺到這一切都如此相似)

London calling, yes, I was there, too

And you know what they said? Well, some of it was true

London calling at the top of the dial

And after all this, won’t you give me a smile?

(I never felt so much alike, alike, alike, alike)

2022年3月19日,Beton成員正準備前往利沃夫的工作室錄製單曲。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