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萬人命與10億歐元:G20該不該「捐錢」給阿富汗塔利班?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0
2
在一場於10月初的突襲行動中,塔利班拘留了大批吸毒者並且將他們送進治療中心。據美...

2021/10/13 轉角24小時

即將在月底於羅馬見面的G20國家元首高峰會,12日在義大利政府的力促之下,針對「阿富汗危機問題」提前發起視訊會議。 圖/法新社

【2021. 10. 13 阿富汗/世界】

4,000萬人命與10億歐元:G20該不該「捐錢」給阿富汗塔利班?

「我們需要西方的現金,但不稀罕西方的道德人權?」即將在月底於羅馬見面的G20國家元首高峰會,12日在義大利政府的力促之下,針對「阿富汗危機問題」提前發起視訊會議。會談中,以歐盟各國與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確認將重新啟動對阿富汗的「人道救援撥款」,以求在難民危機、恐怖攻擊、全國大缺水大停電、COVID-19、與國家金融與商業體系完全崩潰的狀態下,避免仍留在阿富汗的4,000萬平民墜入渴殺地獄。與此同時,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12日也在卡達與美國-歐盟政府代表團,進行阿富汗淪陷後的第一次官方直接談判——會後,歐盟也特別提出承諾:將以「直接救助」的名義,向阿富汗提供10億歐元(新台幣325億元)的人道救援金。

然而大手筆出錢的歐盟,卻再次強調這10億歐元的預算「不會直接撥給塔利班政權」,而是會透過聯合國與國際紅十字會與新月會…等等仍然在地的國際援助機構分配資源。與此同時,西方各國也再次強調:除非塔利班政權能證明「保障阿富汗女性權利…特別是平等教育權的機會」,並就反恐問題做出實質成果,否則美國與其盟邦短期不可能考慮解除援助封鎖與金融制裁。

面對美國與歐盟的「敗者高姿態」,極為不滿的塔利班仍然表面上拒不妥協,反稱「境外的援助與投資不該設定『干政前提』」。但實際上,現金量早已見底的塔利班政權目前已無法阻止經濟總崩潰,根據法國《世界報》的說法,塔利班甚至拜託中國政府代為向歐盟施壓,希望以「人道援助款」的名義,拐彎解凍被歐盟凍結的阿富汗前朝境外預算。

  

▌前情提要:〈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G20東道主——義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積極出馬,主動向中國、俄國與其他「非西方大國」邀請合作,希望在國際共識的框架下,確定一套能約束塔利班並執行救急紓困的人道模式。 圖/法新社

在塔利班第二次奪回政權之前,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援助資金,約佔阿富汗全國年度總GDP的40%,包括正規軍的訓練與維持成本在內,阿富汗前朝政府的年度總預算裡也有至少70%是由「國際金主贊助」——換句話說,阿富汗此前的國內經濟高度倚賴「西方救濟」,但國際形象惡劣的塔利班政權,卻無法說服西方金主繼續支援。

阿富汗的「國際援助」問題,之所以急如星火且高度敏感,主要原因有二:(1)過去20年來,「境外援助」早已是阿富汗經濟與政府財源的絕對骨幹,但在政權轉移之後,阿富汗政府的命脈卻被國際封鎖給凍結;(2)由於國家金流周轉失敗,阿富汗的全國經濟活動因此完全癱瘓,甚至出現了全國性的糧荒、停電、政府破產…等重大國家級危機。這不僅讓4,000萬平民墮入絕境,統治結構本就鬆散落後的塔利班政權,也因此馬上陷入了統治分裂的內亂壓力。

以阿富汗的貨幣金融為例,由於國內局勢長期動盪,國家預算又與「反恐戰爭」與「國際援助的阿富汗重建計畫」高度連動,因此在匯率主權上阿富汗的地位就一直高度搖擺,就連國幣鈔票的印製都需要歐洲支援。但因為塔利班在2021年7月發動「奪權總攻擊」的關係,來自歐美的空中運鈔路線自此中斷,等到喀布爾淪陷、前朝政府逃亡垮台後,阿富汗政府的100億美金海外帳戶更因此直接遭到國際凍結——因此塔利班雖然「完勝奪權」,但卻得面對國庫空虛、國內現金量不足,與匯率嚴重貶值的混合性經濟災難。

政府資金不足與現金荒的問題,讓阿富汗的國內經濟自8月開始直線墜谷。儘管塔利班掌權之後,馬上大力精簡關稅稽徵制度並暴力肅貪,但由於戰亂與局勢不穩的關係,周邊鄰國卻都大舉緊縮了對阿富汗的邊境管控——其中暗中扶植塔利班政權,並被稱為「一級盟友」的巴基斯坦,甚至趁火打劫式地提高了對阿富汗進出口貨品的各種關稅。這一目的雖然是為了封堵阿富汗的危機擴散至本國境內,但所造成的總崩壓力,卻也讓國際社會警覺起了4,000萬人規模的人道浩劫。

塔利班雖然「完勝奪權」,但卻得面對國庫空虛、國內現金量不足,與匯率嚴重貶值的混合性經濟災難。圖為在銀行排隊急著領錢的阿富汗人。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缺少現金周轉、四面邊境又遭鄰國嚴加封鎖的狀況,讓阿富汗自8月開始陷入了一連串的危機,首先是糧食與民生物資的匱乏與物價飆漲,接著是中小企業——特別是那些長期與國際援助組織合作的承包單位——的集體破產與逃亡,再來是嚴峻加重的阿富汗本地旱災影響了耕作與收成,然後是塔利班政府付不出前朝的積欠電費,導致以塔吉克、烏茲別克、伊朗為首的鄰近供電國威脅要切斷50%的阿富汗用電來源。

除此之外,在進口受阻與專業菁英群起逃亡離開的狀態下,阿富汗的醫療物資、醫事人力也陷入嚴重短缺,再加上本來就已經失控放棄的COVID-19疫情散播,種種因素都讓阿富汗成為了「世界黑洞」一般的災禍集成——正也因此,以義大利為首的歐盟國家才會積極運作,並試著藉由即將於月底舉辦的G20羅馬元首高峰會,取得「救援阿富汗」的新國際共識。

事實上,歐盟對於阿富汗的善後問題關注,遠比其他國際要角都還來得更為積極,這一方面是因為在阿富汗撤軍災難裡,未被美方事先告知「撤收決定」的北約歐洲各國軍隊,都對後來的逃難亂象滿腹牢騷;二方面是則是因塔利班掌權而觸發的新一波「難民西進」問題,目前雖然只擴散到伊朗與土耳其,但若不積極處理「問題源頭」的局勢穩定,更大量的阿富汗難民遲早會登陸歐洲,觸發歐盟境內的又一波難民政治危機。

憂心難民危機的前題,促使了G20東道主——義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積極出馬,並主動向中國、俄國與其他「非西方大國」邀請合作,希望在國際共識的框架下,確定一套能約束塔利班並執行救急紓困的人道模式。

正也因此,搶在10月底真人碰面之前,德拉吉12日才緊急邀請20國元首「線上一聚」,並促成各國承諾「儘速恢復對阿富汗的人道救援」。

缺少現金周轉、四面邊境又遭鄰國嚴加封鎖的狀況,阿富汗自8月開始陷入了一連串的危機,首先是糧食與民生物資的匱乏與物價飆漲。圖為在路上分食物給小孩的阿富汗婦女。 圖/法新社

在一場於10月初的突襲行動中,塔利班拘留了大批吸毒者並且將他們送進治療中心。據美聯社,約有700名吸毒者像幽靈一樣在大廳裡徘徊,也有人抱怨他們吃不飽,唯醫生卻說這是戒斷毒癮過程的一部分。 圖/美聯社

塔利班掌權後強調將嚴格控制毒品問題,圖為一名工作人員正幫被拘留的吸毒者刮鬍子。 圖/美聯社

在G20的結論共識裡,各國都同意「必須對阿富汗平民伸出援手」,但手該如何伸?各國卻尚未說明。

像是與會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就直接表示:「德國政府短時間內沒有承認塔利班為阿富汗『合法政權』的打算。」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則強調,塔利班目前完全看不出有「進步和解」的誠意,各種人權承諾都無一履行,因此目前不適合具體討論援助撥款。而代表習近平出席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卻只顧著針對美國發出酸言酸語,雖然中國也還沒有正式承認塔利班,但卻回頭要求歐美應該全面解封阿富汗的境外帳戶供塔利班運用,並暗指目前的災難都是美國「始作俑者」捅出來的簍子。

與此同時,在卡達,歐盟與美國的聯合談判團隊,12日也與塔利班使節團「同桌交涉」,這也是繼喀布爾淪陷之後,西方外交團隊第一次全面且正式地與塔利班政府對等接觸。根據法國《世界報》與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分別說法,交涉過程中歐盟與美國各自扮演黑臉和白臉,美國方面幾乎無法與塔利班達成「建設性共識」,但歐盟卻當場端出重大利多,對外宣稱將「撥款10億歐元援助阿富汗」。

然而綜合卡達會談與G20的元首峰會說法,歐盟對塔利班發出的「10億歐元援助款」其實有著非常複雜與拐彎抹角的迂迴條件,其中最讓塔利班不是滋味的前提即是:

「國際援助款經費,不可以直接投給阿富汗塔利班政府,而得透過第三方的『在地國際組織』代為執行。」

「德國政府短時間內沒有承認塔利班為阿富汗『合法政權』的打算。」與會德國總理梅克爾表示。 圖/法新社

在卡達,歐盟與美國的聯合談判團隊,12日也與塔利班使節團「同桌交涉」,這也是繼喀布爾淪陷之後,西方外交團隊第一次全面且正式地與塔利班政府對等接觸。 圖/法新社

歐盟表示,在塔利班政權的「合法性」暫時未被國際承認的當下,歐洲實在很難認可塔利班「不讓女學生上學受教育」的種種不當政策。但各種經濟崩潰所導致人道災難,卻也成為國際社會無法迴避的駭人現實,因此在此情況之下,歐盟才會決定動用10億歐元,試圖以曲線救國的方式,在政治合理的範圍內「直接援助阿富汗」。

截至目前為止,歐盟的10億歐元預算尚沒有完整的撥款計劃,但預計其中會有一大部份撥給土耳其、巴基斯坦在內的「周邊難民收容國」,以作為暫時庇護(並控管)大批難民潮的交換。至於國內援助方面,歐盟則期待聯合國能夠出面擔保斡旋「在地援助」,並特別撥出2,500萬歐元的特殊經費,希望能找到管道直接用於「支持阿富汗女性受教育計劃的師資薪水」。

歐盟方面表示,在理想狀態下,這10億預算希望能直接投入「前線援助」,而不要再經由塔利班政府「從中分配」,這一方面是避免前朝政府的結構性貪腐問題再度重演,二方面也是希望迴避承認塔利班政府,三方面則是希望免除掉投鼠忌器援助款反成「助塔利班為虐」的政治壓力。

但國際社會要援助阿富汗,就不能不與塔利班合作。《華爾街日報》就分析認為:在阿富汗的現地狀況中,就連物資運補車隊的安全護送,就必須直接與塔利班部隊疏通接觸。各種針對醫院、學校的援助資源,也很難在「全國金融癱瘓崩潰」的現在,繞過地方政府與塔利班教育部來逕自進行。因此歐盟與G20的說法雖然非常理想,但究竟要用甚麼名目來「金援塔利班」,卻也成為不可避免且現實的政治未解題。

圖為境內流離失所的難民。 圖/法新社

事實上,國際社會目前隊塔利班政權合法性的最大顧慮,其一是反恐問題,其二則是女性教育的平等權力——以反恐問題來看,塔利班在12日的卡達會談上,就與美國的CIA代表「相談甚歡」,儘管直到兩個月前雙方都還是互相刑求的死敵,但塔利班卻一口同意與CIA針對ISIS-K的反恐問題進行交流合作;可對與塔利班關係密切、結構互相鑲嵌的蓋達組織,塔利班則維持著虛應故事的模糊姿態。

至於女性教育的平等問題,主要指的是9月初開始,阿富汗全國恢復上課後,中學以上女學生「無限期停課」(沒有被塔利班納入復課範圍)的差別待遇問題。對此,塔利班的中央政府雖然仍非常頑強地嗆聲國際「不要多管閒事」,但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確認,以昆都士為手的北方四省,近日已由「地方塔利班政府」正式下令,讓國高中以上的「所有女學生」恢復常態上課。

報導表示,阿富汗女生復課僅限於北方四省,相關消息非常低調也不是中央指示。其之所以出現「一國兩制」的狀況,主要是北方部族長老們的施壓與要求,因此地方的塔利班政府才會自行折衷放行上課。

地方官員表示,目前復課令並沒有推行到喀布爾或其他南方省分,這是因為北方少數民族組成較多,文化傳統上也對於女性教育更為重視。但在普什圖人為主的保守大南方,就連一般的現代化課程都會受到塔利班傳統派的壓力,因此短期之內很難期待女性的教育權,能被中央一體保障與承認。

不過透過教育態度的女性復課差異,也可以明顯看出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對於地方統治力不足而導致的鬆散統治差異。但這樣的落差究竟是國際援助、引導塔利班進一步開放的機會?還是會造成更多貪腐與暴政黑洞,讓善意的援助款鋪平了極端恐怖統治的地獄之路?

事實上,國際社會目前隊塔利班政權合法性的最大顧慮,其一是反恐問題,其二則是女性教育的平等權力。圖為9月30日,喀布爾一所學校外的示威活動中,一名女抗議者名塔利班成員發生爭執。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