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的世界球王勝訴:喬科維奇如何「告贏澳洲政府」打澳網?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spot_img

相關文章

世界球王勝訴:喬科維奇如何「告贏澳洲政府」打澳網? | 過去24小時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2022/01/10 轉角24小時

在超過8小時的混亂開庭後,澳洲法庭宣判:「喬科維奇勝訴!」——塞爾維亞球王的原本被取消的入境簽證與免疫豁免依舊有效,除了即刻重獲自由以外,喬科維奇也可望重回17日開打澳網公開賽的冠軍衛冕之路。 圖/美聯社

【2022. 1. 10 澳洲】

世界球王勝訴:喬科維奇如何「告贏澳洲政府」打澳網?

「球王贏了,澳洲聯邦政府輸了。」當今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子網球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1月6日在入境澳洲海關時,因取得入境許可的「免疫資格爭議」,而遭澳洲聯邦邊防署扣押並取消簽證。但被當局下令強制遣返的喬科維奇,卻在最後關頭透過律師緊急上訴,雙方終在1月10日於墨爾本的澳州聯邦法院對簿公堂——其結果,終於在超過8小時的混亂開庭後,由澳洲法庭宣判:「喬科維奇勝訴!」塞爾維亞球王的入境簽證與免疫豁免依舊有效,除了即刻重獲自由以外,喬科維奇也可望重回17日開打澳網公開賽的冠軍衛冕之路。

針對聯邦法庭的判決,澳洲聯邦政府雖透過內閣官員放話,強調中央政府仍在考慮:是否透過移民部長的裁量權力「再次取消喬科維奇的簽證,並將之驅逐出境、未來3年都不准重返」。但此一決定或將直接衝擊澳洲網球公開賽的國際地位,而截至10日傍晚6點為止,澳洲內閣也都沒有作出正式回應。

根據澳洲公視《ABC》的法庭直播,喬科維奇的辯護團隊主攻的上訴策略,主攻是澳洲聯邦邊防署的「簽證取消程序不公平有瑕疵」,無論喬克維奇有沒有打疫苗、或者是他所主張的染疫後免疫免打疫苗資格是否合理——這些問題都已不再重要?

▌前情提要:〈遣返世界球王?澳洲扣押喬科維奇的「澳網疫苗大亂鬥」〉

圖/歐新社

「Nole ,No.1!」其中,Nole正是喬科維奇的小名。 圖/法新社

喬科維奇1月6日遭到澳洲聯邦政府於墨爾本國際機場扣押、並在8小時的單獨審問後取消簽證一案,事發的背景與經過詳見此前的新聞報導。全案後來由喬科維奇的澳洲律師團隊提出緊急上訴,暫時推遲遣返命令直到1月10日再由聯邦法院開庭判決。同時,喬科維奇與澳洲網協、維多利亞州政府、與澳洲聯邦政府…四方之間,原本混亂成一團的「交涉真相」也透過澳洲各級政府放消息給媒體而更見清晰。

根據喬科維奇辯護團隊在「球王被扣」之後才公開的訊息,喬科維奇本人因「個人意志選擇問題」,至今並沒接種任何一劑COVID-19疫苗——若按澳網的目前規則與澳洲聯邦政府的入境規定,完全沒打疫苗的喬科維奇並不具備入境、或澳網參賽的資格,「除非他個人取得澳洲醫療專業機構獨立認證的『醫療豁免』。」

針對這條特殊入境路線,喬科維奇團隊早從11月開始就與主辦澳網公開賽的「澳洲網協」積極交涉,並反覆確認澳洲內政部所提出的一項「疫苗豁免條例」——

…若曾在入境前6個月內染疫COVID-19並已轉陰痊癒者,可經申請認證後(因當事人已自帶抗體而)豁免入境疫苗限制…

——根據《雪梨晨鋒報》所取得的通信資料,喬科維奇或許不是唯一一個提出「染疫痊癒後豁免疫苗規則」的澳網參賽選手。因此澳洲網協也隨即向主辦地的維多利亞州政府、澳洲聯邦政府進行詢問交涉。

誰知官僚行政互踢皮球的出包火種卻自此展開。

圖/歐新社

《紐約時報》報導,澳洲網協為了籌備比賽,已於2021年11月之前,就和澳洲聯邦政府進行接觸——但聯邦政府當時回應卻表明:「入境前6個月內染疫並痊癒,並不等同於『自動』取得入境免疫苗的醫療豁免許可。」但同時,澳洲網協卻也得到另一份聯邦政府通信,聲稱「決定是否認可『醫療豁免理由』的權責,是依據維多利亞州政府的認定,而不是聯邦政府。」

在分別得到兩份不同單位的聯邦回應後,澳洲網協也與力主「放鬆隔離」的維多利亞州政府達成理解共識,才把醫療豁免的申請程序發給喬科維奇在內的各國選手。於此規定下,各國選手必須提出足夠的「豁免醫療文件與資料」,並由澳洲國內的兩個專業醫療研究機構「匿名評估」後才能批准入境。

依據澳洲網協與維多利亞州政府所認證的申請指南,喬科維奇也在12月份提出申請——其依據並被核准過關的理由,是人在塞爾維亞的喬科維奇,曾在12月16日「染疫確診PCR陽性」——此一事件即成為澳洲醫療審核專家「批准疫苗豁免」的理由,喬科維奇本人也於1月4日透過社群媒體昭告全世界,儘管當時的世界並不知道他已在12月16日確診染疫,但喬科維奇卻強調自己已經成功取得醫療豁免「可如期參戰澳網」。

但實際上,根據澳洲聯邦政府負責疫苗政策規畫的「澳洲免技術諮詢專家諮詢小組」(ATAGI)的專家說法:6個月內的染疫康復前提,其實並不是「外籍人士申請醫療豁免」的聯邦認可範圍。聯邦政府當初的說法設定是專門為了「放寬澳洲本國公民返國」的許可(此前澳洲防疫鎖國,甚至限制本籍公民返國),

放寬目的從來不打算包括醫療風險與問題更高的外籍旅客。

聚集聲援喬科維奇的支持者。 圖/美聯社

圖/路透社

根據《雪梨晨鋒報》的解釋,澳洲網協與各級政府自此開始出現「雞同鴨講」的故意踢皮球或混亂誤解,但就目前已知結果來看——

(1)澳洲聯邦政府的態度,並不認可「外國人以染疫為由申請疫苗豁免入境」,但醫療豁免的認可與否,卻是得尊重維多利亞州政府的規則(與地方政府的防疫隔離規則連動);

(2)而維多利亞州政府自行以「地方當局」的判斷認為6個月內染疫康復,可成為醫療豁免的可能原因,但跨國入境的海關與外國人簽證管理,又是聯邦政府的管轄職權;

(3)但既然維州政府以批准了獨立醫療機構的「豁免審核」,申請者喬科維奇自然可依此向澳洲聯邦政府申請免打疫苗的入境許可,澳洲聯邦政府只知道——或宣稱自己只知道——喬科維奇因成功取得「醫療豁免」而有入境簽證,但聯邦政府此前並不知道喬科維奇的豁免原因是因為他曾在12月16日染疫後痊癒;

(4)就澳洲聯邦政府的立場來講,喬科維奇的醫療豁免存在著「規則爭議」(在聯邦政府眼理,喬科維奇可能不適用染疫豁免,但醫療豁免的認可卻是維州政府認可的權限),因此在海關扣押喬科維奇之後,澳洲邊防署才決定「取消喬科維奇的入境簽證許可」,除拒絕球王的入境外,亦要把他遣返出境。

然而球王方面則認為,自己是「完全遵照澳洲網協與主辦地政府的防疫規則」而取得合法的豁免資格,喬科維奇本人完全不明白已經通過的認證還需要如何「重新認證」?在機場的海關審查中,喬科維奇也很明白地出示自己1216染疫的相關資料(都是塞爾維亞認證,一份是12月16日的染疫證明,一份是12月22日的PCR轉陰證明)與澳洲本地的豁免認可文件——但從此刻開始,雙方的互動才種下法庭上的「勝負關鍵」。

媒體圍堵在停車場外等待喬科維奇現身。 圖/路透社

圖/歐新社

在墨爾本的聯邦法庭上,提出上訴的喬科維奇辯護團隊,取得了時間、資料與氣勢上的優勢,他們有整整3天能夠整理抗告資料,但代表聯邦的政府律師卻一直到開庭之前才知道喬科維奇方準備了怎樣的理由。於是漫長的開庭過程中,辯方律師講了3個多小時,政府律師卻30分鐘就結束。

此外,本次的抗告主要針對的題目是:「聯邦政府撤銷喬科維奇入境簽證的決定是否合法合理?」至於喬科維奇簽證申請的程序有沒有問題?醫療豁免是否合乎規定?則不在聯邦法院受理的直接討論範圍。在此前提下,所有官司條件都對喬科維奇「非常有利」。

喬科維奇的辯護律師伍德(Nicholas Wood )主張:澳州聯邦邊防署取消喬科維奇簽證的作法,不僅沒有合理的理由,其過程更存在「不合理施壓喬科維奇」的程序瑕疵——律師表示,喬科維奇是在1月5日深夜11點30分才降落墨爾本國際機場,當時他已經連續跋涉25個小時,但邊防官員卻仍把他獨自扣走,並堅持徹夜審問。

根據邊防署記錄,喬科維奇被扣住之後,是在1月6日清晨0時21~52分,接受澳洲邊防官員的入境審問。在這段時間,喬科維奇有主動出示自己的豁免相關文件,也保留個人手機可和外界聯繫。但到了清晨3點55分,澳洲邊防署卻通知被單獨居留的喬科維奇:聯邦政府認為他不符入境資格,並準備啟動撤銷其澳洲簽證的規定程序。

到了解釋完澳州政府的程序流程後,澳州邊防署官員也在清晨4點11分,對喬科維奇提出「倒數計時」的通牒程序,要求世界球王在20分鐘內提出進一步的「簽證爭議解釋」,或者提出合理的時間寬限範圍——此時,精疲力竭而且非常困惑、不知道海關究竟具體想看到什麼醫療文件的喬科維奇,要求邊防署把通牒時間延後到6日上午8點30分,

「至少要等到天亮,澳洲網協與我的律師團隊起床上班、能夠回應後,才讓大家來確認這之中到底出了什麼誤會?」

圖/法新社

圖為喬科維奇的律師Paul Holdenson(中)。 圖/歐新社

於是,聯邦邊防署在6日清晨5點20分左右,同意了喬科維奇的延後申請。但此時出現了一段沒有被列入錄音紀錄的討價還價,內容大意是海關官員對喬科維奇的行政施壓,喬科維奇想要找律師來確認自己的簽證問題,但海關署卻表示:

「此時此刻你的簽證還沒有被正式撤銷,所以於法律不需要上訴——不需要上訴你就沒法找律師,所以你最好還是盡快簽字同意我們的通牒程序,只要我們盡快完成審訊撤銷你的簽證,你的律師團隊就能越早上訴程序。」

但喬科維奇決定等天亮開工,於是海關署就安排了一個臨時行軍床,放喬科維奇在清晨5點30分去睡覺——誰知喬科維奇床還沒躺暖,6日清晨6點整,也就是海關放喬科維奇去睡覺的30分鐘後,邊防署官員就再度進入房間內要求喬科維奇「簽字確認啟動簽證撤銷的知情程序」。

「好吧,看來我沒有其他選擇了。」自覺已經被逼到盡頭的喬科維奇,只能同意海關的要求。最後就在6日清晨7點29分,澳州邊防署正式蓋章「撤銷喬科維奇的入境簽證」。全案也同一時間被喬科維奇的爸媽鬧大,轟動全世界的頭條新聞。

圖為手持麥克風、聲援兒子的喬科維奇父親。 圖/法新社

喬科維奇與辯護律師團隊認為,澳洲邊防署對喬科維奇的手段與施壓待遇,具有相當大的程序瑕疵,對當事人非常不公平。澳洲聯邦政府如果對維州當局的醫療豁免認證有疑問,為何事先不早提出?或直接找維州政府?反而用突襲施壓,甚至接近威脅恐嚇的手段來逼迫喬帥就範?

此外,律師伍德也主張喬科維奇是依照澳洲官方所提出的入境程序提出申請,在過程中也提出了各種相應資料文件,但邊防署官員卻和鬼打牆一樣,既講不清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佐證資料?又無法講明喬科維奇出示的資料哪裡不符合規定?雙方就一直這樣瞎耗僵持,

「就像是有更高層的政府官員密謀下另令要喬科維奇『不得入境』似的。」

相關的辯方說法,在法庭上也明顯得到了聯邦法官安東尼.凱利(Anthony Kelly)的同情,根據媒體紀錄,凱利法官在法庭上直接說出:「當事人已經做足了一切,我也不太明白還能要求他再多做些什麼。」

而對此,政府律師也沒有能提出有效的程序說法——像是喬科維奇的入境簽證哪裡有問題?或者是為何不等待澳洲網協開門後,在與之確認中間的各種程序問題?——因此,受理本案的聯邦法官凱利,最終才於10日下午5點15分左右,判決:

喬科維奇勝訴,簽證撤銷的決定「無效」,澳洲聯邦政府要支付所有訴訟支出費,被扣押的喬科維奇必須在30分鐘內解除扣押、自由去留。

得知審判結果後在庭外歡呼的民眾。 圖/美聯社

喬科維奇「獲釋」的消息,自此就以新聞快報傳開。但詭異的是,直到墨爾本時間晚間8點30分為止,外界都還不知道喬科維奇的去向與下落;相反地,澳州聯邦政府卻透過「內政部長」對外轉達「移民部長」的考量,強調澳州聯邦政部移民部不排除「動用部長裁量權…再一次撤銷喬科維奇的入境簽證」。

根據澳洲《ABC》與《雪梨晨鋒報》的說法,澳洲的移民部長霍克(Alex Hawke),能在考量國家安全與公眾利益的政治前提下,「不須任何理由」下令外國籍人士驅逐出境 ——但此一決定,也同樣可以被當事人律師提出上訴控告,到時霍克與澳洲政府則將證明「喬科維奇的入境將嚴重傷害澳州的公共安全或利益」,其雖可能真的達到趕走喬科維奇的目的,但「政府敗訴的法律與政治風險極高」,因此就連法官凱利也都呼籲澳洲政府:

針對本案應三思而後行。

《ABC》表示,在目前狀態下,澳洲聯邦政府若要動用直接權力「驅逐喬科維奇」,唯一可行的成功路線就是要證明喬科維奇的醫療豁免或簽證資料「造假」。但在有限時間裡,澳洲政府似乎不太有機會證明本案,「造假」的控訴——包括指控塞爾維亞醫療單位的染疫報告與PCR結果造假?——甚至可能將全案的外交風暴進一步升級,導致不可收拾的超展開後果。

假若澳洲聯邦政府決定「再一次撤銷喬科維奇的簽證」,那麼聯邦移民部必須在1月10日當天內發出命令。但如果澳洲政府決定遵照法院指示,目前據傳人正在委任律師事務所的喬科維奇,則將於今晚重獲自由,並繼續自己在1月17日開始的「澳網衛冕之路」。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帖子

zh_CNChinese